您好,歡迎登錄陜煤集團銅川礦業有限公司官網!

當前時間:
詩文天地
當前位置: 首頁 - 銅煤黨建 - 詩文天地
王艷【散文】寫給媽媽
作者:王艷   來源:下石節煤礦    發布日期:2019-05-12   點擊次數:
分享:


小時候想寫媽媽,畫不出媽媽的輪廓,現如今想寫媽媽,確不知從何說起,在我生病時有她,為我洗衣做飯有她,我的人生每一次抉擇總是她陪在我身邊,直到我長大已為人妻,她是用辛勞的一生在將兒女撫養長大。

媽媽有兄弟姊妹7個,兩個哥哥、兩個弟弟、兩個妹妹,家中屬她最瘦小,兩個哥哥成家了,她就擔起了照顧弟弟妹妹的擔子,洗衣做飯,下地干活,還要照顧癱瘓的外婆,每每和媽媽聊天時,她總回憶到小時候站在凳子上搟面,第一次蒸出的黃金饃,以及悉心照顧外婆等。每每講到這些,媽媽總是情不自已不想斷了這個話題。外公是西安煤炭大學的第一批學生,也就是現在的咸陽煤校,他先后參與了王家河、金華山、焦坪等煤礦的建設工作,每天忙的顧不上家里,可媽媽的辛苦他也是看在眼里記在心上的,對媽媽總是能好一些,出門時總會帶回一包餅干給媽媽,我想是愛屋及烏吧!外公對我也格外好,我的童年時光也是和外公一起度過的,只可惜我再也見不到他了。

媽媽寫的一手好字,學習也很好,可老天偏偏和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,在她即將步入大學校門之際,體檢時被查出乳房疾病需要進行手術,因此便和大學的校門擦肩而過,人常說:“老天給你關上一扇門的時候,就會給你開啟一扇窗?!痹諑杪璧南ば惱樟蝦鴕淮未蔚目床∠?,身患骨結核的姥姥臥床三年竟然完全康復了,之后便一直在我家由媽媽照料生活,現在80多歲了除了有點糊涂外生活完全可以自理。姥姥清醒時常和人說:“要不是我蓉(媽媽的小名)我都死了30多年了!我蓉對我跟我媽對我一樣好!”在我父母領著外婆去舅舅家照顧彌留之際的外公時,姥姥不讓爸媽吃飯,嫌吃他兒子家的了,也不讓看電視,嫌費他兒子家的電了。糊涂時還會罵我母親,“門里不走人,煙筒不冒煙,死完啦!”剛開始我們都接受不了,媽媽卻說:“那是我媽!,她糊涂了你們也都糊涂了嗎?”從那以后我們誰都不再說什么了,只當沒聽見。都說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。在母親這得到了充分展現。她不光孝敬父母,她還要照顧年幼的弟妹她沒能繼續上學。她還出錢讓她妹妹學理發,幫妹夫找工作,把自己積攢的準備買房的全部積蓄拿出來給弟弟蓋房子,一晃幾年過去了房價漲了又漲,現在他們連父親登記的棚改房都還沒有住上,但她卻無怨無悔,她告訴我說:“你姥姥、姥爺年紀大了,幫不了他們了,我不忍心他們過的不好?!?/p>

總覺得媽媽的一生似乎都是在為別人而活,小時候為了父母,長大為了兄弟姐妹,再往后就是為了我們。女本柔弱,為母則剛。因為父親在礦上地面上班工資低,為了養活一家老小,供我和姐姐上學,媽媽就在原二區樓樓下擺攤開始賣小吃,由于礦區三班倒的因素,媽媽每天從上午出攤一直到晚上3、4點才收攤,春去秋來、寒來暑往從未間斷過,有一次晚上下大暴雨,母親著急收東西把鞋都沖走了。后來父親工作的單位大食堂解散了,抓鬮抓到了井口食堂,需要沒有工資情況下自己經營,從此母親結束了她的7年擺攤生涯,變成了一個四面有墻的飯館,但面臨的卻是父親將會沒有任何收入,母親還是高興的說:“再也不用在風雨飄零四面漏風的露天地里賣小吃了”。全家的生計都只能指望這個小店了。接下來就是沒黑天、沒白天的干,菜盒、烙饃、搟面,最后還帶了麻花、膜片、火腿腸、飲料等職工下井方便攜帶的輔食,每年媽媽都會淹一大缸酸菜,免費供應給吃飯的職工,幾乎礦上的所有職工都吃過媽媽煮的面,不管是八點班、四點班下班、還是零點班上班的職工幾乎都會來吃一碗熱乎的面條,才能飽飽的上班或者舒服的睡覺??贍蓋姿敲看問帳巴甓劑璩苛?,有時干脆在連椅上鋪個硬紙板蓋個大衣就睡了,早上7點又起來烙饃,為八點班入井的職工準備早餐,一天只能睡4、5個小時,就這樣又堅持了整整十年。最后由于面館離井口太近不安全讓關了,給媽媽安排到礦欣怡食苑的小餐廳分了一間房子,只有8個平米的房子里擺著冰箱、菜板、碗柜、煤氣灶、電壺等物品,從門口進去到賣小吃的窗口就像一條還未走就到頭的小徑,媽媽依舊重操舊業,賣面,只是由于身體的緣故這一次的手搟面變成了刀削面、饸絡、扯面、棍棍面等面食,還增加了很多種臊子,常吃的回頭客總和媽媽開玩笑的說:“還是以前的蔥花面好吃!再也沒有那種味道了?!幣蛭棱吃販獗氈冉涎鮮?,一年四季都像夏天,媽媽又舍不得投資抽油煙機,換氣扇也只在燒油的時候開,八九個平米的房子里面湯鍋、油鍋都冒著熱氣,就像在蒸籠一般,媽媽頭上連串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流,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濕透貼在背上。有一次面湯把腳燙傷了,她拿繩子把拖鞋綁在腳上依舊堅持賣小吃。媽媽有什么事情從來不跟我們說,只是等都過去了才會告訴我們,哪里不舒服也是一樣。有人說媽媽天天守著食堂還吃不胖,媽媽說:“天天圍著鍋臺能轉一百個圈比鍛煉還減肥,怎么會胖呢?”

時光飛快,轉眼父親退休了,我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,媽媽也把飯館轉出去了,本以為媽媽終于解放了,可誰知她只是換了一種方式繼續工作,從我懷孕到現在孩子三歲多了,媽媽一直幫我照看孩子,給我做飯收拾屋子。在不知不覺中媽媽的臉龐出現了深淺不一的年輪,走在馬路上總會有人問她:“食堂還干不干了?”“不干了?!薄熬褪?,好好歇歇,就倆女子還干啥呢?”是??!我們都有了工作、有了家庭、有了孩子,而爸媽卻從未真正歇息過。

母親一生都很節省,我們每次問她需要什么,他都會說什么都不需要,什么都有呢,你們回來就行啦!要給她買衣服,她也總說:“衣服多的很,十年不買都有啥穿?!蔽頤歉虻南盍?、戒指、耳環,她都會在我們結婚、生子的時候加在厚厚的禮金里再給我們,我估計她把東西從盒子里都沒拿出來過,更別說戴了。她總說,她不愛戴那些東西。最后我們才知道她年輕時丟過戒指,從那以后就什都不戴了。她唯一收下我送的禮物是一塊表,她天天帶著,有時洗澡、洗衣服時會卸掉,偶爾會忘記放在那里,也許母親真的老了。說她仔細,可她在我們跟前卻永遠那么大方,我去保養戒指,她鼓勵我換大顆的鉆戒,說大的好看,給姐姐買車,給我買房,逢年過節給我和姐姐兩口發紅包,有了孩子還給我們都發壓歲錢,我們說光給孩子就行啦!她執意讓我們拿上,說是專門給我們準備的。新鮮水果剛一上市,30多一斤她都會給孩子買,讓孩子和姥姥吃,自己卻舍不得吃。對自己卻總那么仔細,過生日我們叫她出去吃飯,她總說:“家里的干凈、實惠?!蔽頤竅衷謐艽油下蚨?,記憶中她只主動讓我給她買過一次藥膏,因為身上起紅疹,檢查說是作息不規律引起的,我們都和媽媽開玩笑的說:“以前賣飯睡不好,現在休息正常了身體反倒不適應了?!蔽頤歉虻難蛉藪笠?、皮鞋總不見她穿,她常說:“出門了再穿?!背雒帕艘膊患?,總說:“平鞋舒服,走路穩當?!?/p>

在我懷孕初期反應強烈時,余奶奶告訴我:“懷里抱兒孫,想起父母恩?!畢衷諳胂?,母親的一生是多么的辛勞??!就是不干活每天只睡5個小時都沒幾個人能受得了,更別說還干活了,就這樣一干就是20多年,把一個女人一生最美的青春消磨殆盡,我不知道那是一種怎樣的堅持,想給他們報個團出去轉轉,可因為要照顧年邁的外婆加之母親暈車嚴重,遲遲也未能兌現過。我不知道要用什方式來報答母親,只希望他們平安、健康、快樂,又一個母親節快到了,也愿全天下的母親諸事順遂。



責任編輯:彥榮 編輯:藍 圖


上一條:鄭蕾【散文】不曾褪色的愛
下一條:曹尚慧子【散文】人間四月最美是母親

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返回首頁 關閉窗口

相關文章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长期稳定六肖 手机pk10免费计划软件苹果 手机投注彩票可信吗 分分快三全天在线计划 管家婆三码中特资料 平特两期一肖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技巧 幸运飞艇8码单期在线计划 今晚免费直码七星彩 zl246正版资料大全 网上购彩哪个网站好 太子心水资料大全 特马彩图 3d稳杀四码绝招3d选号必中计算方法 哈尔滨p62今晚开奖结果 后三不定位毒胆